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铁月亮 /许立志/诗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铁月亮 /许立志/诗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耻辱的诗

注释*

铁月亮=螺丝

许立志,曾用笔名浅晓痕,广东揭阳人, 生于1990年。高中毕业后在广州、揭阳等地打工。2011年初来到深圳,成为一名流水线工人,后调至物流岗位。2014 年初赴江苏谋职,不久返回深圳,同年9月30日坠楼辞世。其诗集《新的一天》在他去世后众筹出版。

许自立是一位站在流水线上的诗人。

他记录了经济发展起来后,绝望的站在锈迹斑斑的流水线前,麻木枯燥的工人生活,这些工人的生活水平不仅没有得到保障,反而越发窘迫,他记录是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群体的苟活,

推荐诗人其他诗文:「发展与死亡」、「我谈到血」、「一位老干部退休后的诗意生活」「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许自立诗实体书大量被删减,不推荐购买,请以网上阅读为主。

其他诗文;

《新的一天》

·
1️⃣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在这个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轻轻一响
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个相同的夜晚
有个人掉在地上
·
2️⃣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管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离失所
咽下人行天桥,咽下长满水锈的生活
我再咽不下了
所有我曾经咽下的现在都从喉咙汹涌而出
在祖国的领土上铺成一首
耻辱的诗
·
3️⃣失眠

我们沿着铁轨奔跑
进入一个个名叫城市的地方
出卖青春,出卖劳动力
卖来卖去,最后发现身上仅剩一声咳嗽
一根没人要的骨头
·
4️⃣ 黄昏偶感

黄昏已尽,黑暗里我并不孤独
路的转角,有诗歌为我掌灯
·

5️⃣ 我就这样站着入睡

眼前的纸张微微发黄
我用钢笔在上面凿下深浅不一的黑
里面盛满打工的词汇
车间,流水线,机台,上岗证,加班,薪水……
我被它们治得服服帖帖
我不会呐喊,不会反抗
不会控诉,不会埋怨
只默默地承受着疲惫
驻足时光之初
我只盼望每月十号那张灰色的薪资单
赐我以迟到的安慰
为此我必须磨去棱角,磨去语言
拒绝旷工,拒绝病假,拒绝事假
拒绝迟到,拒绝早退
流水线旁我站立如铁,双手如飞
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
6️⃣ 行走
我们的生活陈旧斑驳
似一根电线杆上的牛皮癣广告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