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已入选 36 条走心评论
  1. 像我就直接用浏览器插件feedbro,简单方便

  2. https://www.innoreader.com/ 直接在线用这个吧,我感觉我用过的几款RSS订阅工具中,他是最为少BUG的一款。

  3. 一个人应该能够给孩子换尿布、计划一次侵略行动、杀猪、驾驶飞船、设计建筑物、写诗、做会计账目、砌墙、接合断骨、照顾临终的人、执行命令、下达命令、与人合作、独立行动、解方程式、分析一个新问题、施肥、编程、做一餐美味的饭、高效地战斗、勇敢地死去。专业化是为昆虫准备的。 ——罗伯特·海因莱恩

  4. 这个言论自由问题在十几年前我开始学会上网的时候就见识到了。
    我记得当时老罗就创办了一个网站叫牛博网,上面很多大牛写文章,包括韩寒,那个时候对韩寒还是很崇拜的,后来被和谐了,而国内还有个版本叫阉割版牛博网,当然文章很少。
    那个时候我的网站还是在国外的,后来因为一次严重的数据丢失问题,不得不转移到国内。
    一般只有不引起严重的社会问题,倒没那么严格的。
    自从有了内网穿透服务,我觉得这个很牛逼的技术,服务器当中转站,数据保存在自己电脑上,无论备份还是安全问题,都不是问题。

  5. 现在这个钢铁丛林已经建立起来了,参天大树下并没有给其他人留多少的生存空间,为了能够生存下来就要不断的去挣扎,去抗争去争取。机器鉴于信息安全的考虑要求备案,这个其实可以理解,不能理解的是这些生产硬件的大树手机厂商们在这个门槛至上继续增加门槛,为了避免潜在的风险,直接拒绝个人开发者。
    其实,如果扎克伯格在国内,可能到了上架审核环节就已经放弃了,都不用被约谈。在国内生存的这些开发者或者博主们,哪个没有抗争的勇气,折腾的执念?如果不是如此,国内的互联网也就只剩下那么几个饭圈文化的大池子了。
    工信部的备案还算宽松,毕竟只是留档而已。网信办的督办,那个是实打实的要处理的,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提了关于被沙雕举报的事情。最开始只是删除了图片,后来反馈让删除文章,其实那篇文章观点并没有问题,我也没写什么敏感东西。起因都是两个小姐姐抱在一块的那张图。当然那段时间的图片尺度比较大,我一度都感觉自己成了福利姬了。因为被举报的问题,杜郎在看了自己的遭遇之后,愤而删图,把自己博客所有的头图都删除了。我是属于那种没那么容易死心的,继续有图片不过再也没有尺度那么大的了。
    现在的社会法则对我而言,就是苟延残喘,不认命。偶尔挣扎,搏一搏。

  6. 看来打自拍打爸爸脸是全国通病。

  7. 必须躺下碰瓷她。现在没钱就让她写欠条。什么?不识字?按手印。嘿嘿

  8. 我家也爱吃肉,排骨鸡肉鸡翅等等带骨头尤其最爱,做好了她拿着啃。近几个月我也在研究做饭,推荐你本书《公共营养师-基础知识》,这本书是考证的书,讲的是人体所需营养以及食物营养区分,超级有用,看完书就知道每天该给孩子吃什么。

  9. 爹味,我倒不反感,只要言之有理,言之有据,可以让我反思。

    只怕写的很高深、很玄的那种文章,让我看不懂 哈哈

  10. 换起来换起来,我也很久没折腾了,这两天也适当的搞了下主题。
    不过你这换得也太勤快了,喜新厌旧的毛病,哈哈~~

  11. 夫妻两初中同学更让人羡慕,我跟我老婆是大学同学,风风雨雨的一起经历。记得刚毕业那会,两个人口袋里没钱,那年冬天杭州下雪,她脚冻的都哭了,最后用两个人口袋里仅剩的 50 块钱,花了 20 买了双鞋。每天两个人早上没得吃,中午她稍微好一点点,公司有包餐,我公司没有,那就继续饿,晚上两个人回家用电饭煲煮点面条吃,那会出租屋没厨房,我们也没厨房工具,就一个电饭煲。难忘的一个冬天。
    一晃过去很多年,到了 2013 年开始怀孕,孩子自己带,她就开始独自一个人照顾小孩,为了不影响我上班,晚上让我睡沙发,省得半夜孩子吵醒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带孩子,导致现在腰不是很好。上班比带孩子太轻松了。
    怀孕之前,她的事业能力比我强太多,我赚 1000 的时候,她赚 3000,我赚 3000 的时候她赚 8000 了。。。。但为了小孩,牺牲太多。有时候就在想,当时如果是我带小孩,她上班,现在生活质感是不是更优,不会出现目前状况。

  12. 爸爸那一代有几个兄弟,但奶奶对我家最好,尤其几兄弟,几个叔叔给她钱各种礼品啥的,她就悄悄的给我们,儿时的不少回忆都和她有关。她去世那年刚好96岁,没生病,她趟了几天,这几天是她特意趟的,让子子孙孙全部到面前一个一个说话,那时我们一家在外省,回来是最晚的,她同最小的弟弟说完话不久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时没有啥难过,她没有受罪年龄也够了,全家族的人高高兴兴的办了后事。

    缺觉我也缺,差不多每天睡眠四小时左右,二宝现在我带,白天难有午睡时间,经常忙各种事顾不上睡觉。幸好重伤后身体底子好,恢复很快,没有倒下,今年有计划得开始训练,重伤后的体质下降严重,得训回来。吵架我也是经常吵,但都是因为负债压力和生活小事,经常因压力或事太多,不少小事忘记或干不好或因为没经验干错了发生不愉快,多次波及到孩子,2024争取少吵些。

    2023年咱俩很多内容很像,博客我也是2023.7.18启的。写了不少,认识了不少朋友,不断记录反思总结,回忆起来收获颇丰。新年快乐,2024一起加油!

  13.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局似乎正在印证此话。

  14. 看到上面的讨论,我想说一下近年港股监管帮倒忙的案例。

    几年前的香港证监会是无为而治,任由庄家股或壳股舞高弄低,后来证监会发现此漏洞,修例勒令没有实质业务的公司退市。记得修例前,一隻小型股的壳价大约是8亿左右,这种寻宝游戏因立法而消失。一些未上市但想借壳上市的公司少了一条上市途径。

    近两年热门新股的重复认购问题严重,有内地股民一个人用几百个帐号打新,于是证监会修订了抽新股平台FINI。结果是市场资讯大倒退,比如说以前的新股上市日是12月29日,前一天即是28日早上8点前便可看到新股的超额配售情况、前十大国际配售者所持的股数比例,投资者有足够时间判断是否进场、交易策略等,现在要12月28日晚上11时前才有。这意味着12月28日的4:15-6:30pm进行暗盘交易(证券行获监管机构认可的),散户在没有足够讯息的情况下捉盲棋。结果,现在新股市场吹冷风,这涉及上市公司的质素问题及市场机制问题,但信息披露肯定是监管机构问题。

    我带出的意思是有时不作为比作为更好,一个愚蠢的人在勤力比不干任何事好。

  15. 其实我也很想就我浅薄的理解谈一谈我对当前经济现状的看法的,但是联想到前段时间国安的声明,意思是不要唱衰经济,所以我只敢悄悄写在了谷歌的记事本里,以待后面几年去验证我的判断。
    当然期待未来会变得更好一点,毕竟过日子的始终是老百(ren)姓(min),对大商人和大政客的影响微乎其微。
    除非老百姓真正那个啥。

  16. 我在想,电台现在的主要听众可能大部分都是驾驶员,此外没太多的听众了。未来电视行业会不会也逐渐没有那么大的市场。等再过些年,老年人去世后,中年人和年轻人可能更多的还是愿意网络观影。就连电视剧现在电视台播放的在网上一定能找得到对应的资源。

  17. 不是想打压就随意打想救就能救,政策可以回调,但摧毁的信任得靠下一代人当家才能重新建立。

  18. 孩子不学习,打一巴掌,“赶紧学起来”;孩子学习太用功,眼睛近视了,身体虚弱了,打一巴掌,“赶紧出去玩”。我得看法是不在于让他学习或让他去玩,而是该不该不断地打巴掌。

  19. 不许唱衰,我们的经济明显稳中向好后劲十足嘛。😎

  20. 这个话题我简直太有发言权了,博客数据一共丢失过三次。
    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核心要选择一家靠谱的 IDC 商,一个好的 IDC 能让你服务器减少一半的风险。
    我的第二次数据就是来源于 IDC 调整业务,具体可以看《数据二次丢失引发的思考:选择一个靠谱IDC以及数据备份的重要性》
    https://lkblog.net/notes/319.html
    服务器提前下架,没有来得及备份,导致数据全部丢失,仅靠残存的一点快照,恢复了大部分早期数据。
    有了第二次的教训,第三次一装宝塔,立马设置备份的计划任务,本以为高枕无忧,结果服务器崩了,具体可以看我《数据丢失:规范迁移操作以及异地备份的重要性》 https://lkblog.net/notes/linux/590.html
    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一度不想写博客了。
    按道理我备份了,应该就没啥问题,结果我当时没意识到我是本地备份,服务器一挂,备份的数据没有任何意义……当时那个心情真的想做过山车:服务器挂了-没关系,我有备份-备份在本地,我*********
    总之有了之前的几次教训,现在多异地备份(本地/七牛云/谷歌云盘),加上目前 IDC 的靠谱,勉强还没出现问题。

    对了,邮件备份麻烦吗,有没有教程,记得之前应该考虑过这个,但是不知道当时遇到了什么技术阻碍。

评论 – Jeffer.Z的博客

评论